DSC06945.JPG    

今天跟Anne相約見面,談一談最近發生的一些小事。我們是在國小相見的,她因為身體疾病的關係,休學了五年。我還清楚記得那天她第一天被分到我們班,手上拿著一個粉紅色心形的水壺,眨著大眼睛,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教室外的走廊。後來老師來了,她才進了教室,我們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我們的新同學。忘了是因為身為幹部的關係還是怎樣樣,我就主動地跟她談天,慢慢的,我們就變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每天一同上學,一同放學。即使,畢竟之後,我們的生活很有多的不同,不過每一年總會見面一二次,大概了解對方的狀況。也是因為她的關係,我才有好幾次機會跟其他國小同學們再相見。

有趣的話題來到了迷路的這件事,才發現原來同屬於「愛哭愛跟路」的她,也有迷路的經驗。話說,她小時候是在公園玩耍,一時找不到家人,哭著,然後,莫名地跟別人回家。接著吃了午飯,開心地看著電視。最後是爸媽追到這個收容她的家裡,把她帶回去的。在她心中,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那時會忘記迷路的難過,而開心地看電視呢? 我問她,在你的生命中,是不是一直相信,會有貴人來幫助你? 她說,你怎麼知道? 其實我是推測的,因為解決她這個迷途困境,是他人,帶她走回家的路,是爸媽,每一個都是讓她回家的貴人。

我突然想到那時在英國,有一天突然理解自己的不安全感的原因(當然要感謝一下非關命運),讓我去思考小時候對我衝擊最大的事情是什麼,我想迷路其中的恐懼是其中一個。後來,聰慧的Lgia也知道我有時會被這種感覺卡在莫名其妙的關卡,她告訴我:「我們都長大了,一定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我笑了。其實,小時候,是我自己找到回家的路。如果當時我記不得路,我不確定有沒有人會來接我回家,也許我就是一直在離家很遠的地方,誰也不知道。Anne告訴我,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只有一個人就完成的,若沒有善良的婦人,把妳的情緒安撫好,讓你好好地吃飽,休息夠了,放輕鬆了,你怎麼能恢復到平靜的狀態,而後說出「只要重新回到迷路的起點,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這樣的話呢?  

回家的路上,我反覆地想著她說的話,這樣的行為模式,在我生命裡,不斷地以不同形式出現,但我沒有一次是有信心可以往下走,最多最多,就是抱著,就試試看的心情,因為我不相信自己可以想出什麼大絕招來解決問題。不過,由事後的結果來看,雖然沒有人可以帶我回到家,但「可以找到路」的這個能力應該是值得被相信,而不應該關注在自己的負面情緒還有負面結果的想像裡。也許,在發瘋的時候,需要的有人可以讓我安定下來,吃吃東西(果然是金牛座),說一說話,想一想,靜一靜。然後,重新回到那個點。而我也應該也要有小小塔當時那樣的信心,一定找得到接下來的路。

謝謝Anne,謝謝M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