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大腦開始正確地運作,氣力是接上了,所以帳號跟密碼就從指尖自然地敲打了出來。blog可以大復活了喔。喔耶!


在這個夏天,發生好多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一開始的住院,到後來的手術,到現在慢慢地休養。

DSC00538.JPG 

(這是在手術的前一天,我在病床上畫的,畫到睡著....)

這是我第二次在動手術,前一次是十一年前,當時完全是處於一種緊急的狀況,我唯一記得的是當我在手術台上緊張地要命,而護士們還在談論有關於九二一地震之後,到底要捐多少之類的事。然後,這次的整個過程我都是被清楚的告知的,包括整個手術的進行方式、可能的備案處理措施、風險等等。當我開始簽那些同意書時,尤其是風險及後遺症的問題,雖然有點不安,畢竟是機率問題,但同樣面對像我這樣病人的那些醫務人員,不也是為了要進行醫療行為,也得面對這種的風險(話說回來,這也是他們的工作之一)。既然我選擇處理它,而也有人可以協助,我就不應該抵抗過程,所帶來的不安及不適。不抵抗,是我的態度。

一大早就等著護士來通知,來到手術等待室時,因為還有一點時間,就先把當天的報紙都看完了。接著護士就帶我走進大約六坪大小的手術房,在還沒有失去知覺之前,叮嚀我有任何不適感,就要馬上反應。我記得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可能是有些掙扎,護士立刻將氧氣罩在我的口鼻,減緩我的痛苦。整體的感覺比起過去好太多了。整個的過程大約二個小時,第二天就出院返家休養了。

剛開始的幾天,情緒很低落,或者是該說,不知所措。媽媽一大早就來房間跟我談談天,而我腦筋常是一片空白。甄甄偶爾會來湊熱鬧,看到她,就會不自覺地微笑 ,也很想要抱她,但這個念頭大概二個月之內都不可能實現。幸好在這之前,已經多抱了好多回啊~。

休養的日子,每天都在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每天記錄飲食內容、身體反應、睡覺時間以及運動量,逐日調整。 當過媽的人都說,這跟養小孩子一樣。我發現,要管理自己還真不容易,因為我實在太隨性了,常常不聽話,但身體現在抗議了,所以它最大。它反應什麼,我就作什麼。就像是Tina說的,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好好照顧它。

由於肢體現在還不太能隨便伸展變形,所以只能做些簡單的運動及散步。我最常去散步的地方是離我家最近的二個圖書館,以前沒有時間可以看的書,現在都可以上網先預約好,然後一本本慢慢地看,另一個地方是郵局,是我縮短跟外界朋友們距離的地方。隨著身體的疼痛感降低,慢慢就會有改善了。

整體來看,體力還不太行,對於一個愛走路的人來說,以往在公車捷運之間轉換是簡單方便的事,然而,現在都要仔細想想,是不是力氣花在交通之後,到了目的地已經沒有力氣了? 我常做的,就是搭公車或尊請老爸送我出門,然後再坐Taxi回來。千萬不要自以為已經復原到了很好的程度,就太過自信。有一次就是以為精神還不錯,結果回到家卻躺在床上一個小時之後,才有力氣下床洗澡XD。一次一次,都讓我體會到「看來平凡的事件背後,還是有相當的力量在支持著」,而我是否有足夠的力量,是得要自己拿捏。

另外,飲食現在已經控制得不錯了,但睡眠比較難調整。睡眠已經是我的老問題,但最近有慢慢地瞭解其中的原因還有改進的方法,就再試試嘍~

把注意力回到自己還是有很多好處,至少是很誠實地面對自己。
然後再由這個角度,重新看這個世界的時候,
有些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