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走到我的機位的時候,我發現,這趟行程,大概就是跟小孩子脫離不了關係。

-飛機-

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住在年輕土耳其媽媽,手上是三個月大的女娃娃。
已經從澳大利亞飛來八個小時,此時已經是半夜,大人小孩都很累。
有趣的是,飛機上的小孩不少。不知道是否是錯覺,飛往美國的飛機,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小小孩。
從新加坡飛到伊斯坦堡的12小時當中,娃娃大多是睡在我前方的睡籃,
只是警示燈亮時,媽媽得要快速地把娃娃抱在懷裡,攜上安全帶,以防止亂流造成的傷害。
一下子要餵奶,一下子要哄睡,自己也要找時間吃飯、休息、消毒奶瓶。
一旁的我跟minn,不斷讚嘆「媽媽真偉大」之外,也上了一門課。

下了飛機,在海關等候的時候,我確定一件事,
就是家庭形式出現的旅客真的不少,尤其是一夫多妻(圍面紗、從頭包到腳)多小孩。

我有點緊張,因為只能看到他們的眼睛,或是黑色帶來的沉重。
雖然,只有不到10個婦女是如此,更多是包著美麗頭巾的女子,

我已經來到歐洲了,也是我的第一個伊斯蘭文化的國家。

-Istanbul-
我們聽從專業人士的建議,在Istanbul停留一天之後,才開始我們的旅程。
這個城市的步調很慢,或許是相對於整個土耳其而言,算是比較快的。
然而,住在宜蘭的Minn,也有點感受到,原來有一個地方,是比宜蘭還要慢的。:p
在街上亂走,偶爾坐下來畫畫,
突然在急忙的生中,踏了個煞車,我有點不習慣。

我們坐在blue cami前發呆的時候,一對小情侶俏俏地問:你們是台灣來的吧~
他們從希腊一路玩到土耳其,隔一天就要飛回台灣結整將近一個月的旅行,
同時,對非常地熱情在我們未來的行程地點,提供經驗,還有可能要注意的事情。
看著他們牽手穿過車水馬龍的街道往Aya Sofya Camii而去,
我想,每個人的行程的起迄時間都不同,
相對於完成旅程而思念家鄉食物的他們而言,我們,才剛拋開一切,飛到這裡,才要開始行程。
回家的想法,就暫時地,先留在Istanbul好了。

-Bursa-

Bursa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第一個首都,就現在而言,是在Istanbul都會區的範圍之內。
我們搭著最新才開啟的IDO fast ferry,直接由Istanbul橫渡Marmara Deniz,到附近的城市後,轉達公車及捷運才會到達Central Bursa。
一開始也沒想太多,就是想說照著lonely planet上的指示進行,
然而,實際狀況比較我想得多一些,有趣的是,我們竟然在船上,又聽到一個熟悉的語言問:你需要幫忙嗎?
在一大片外國人當中,看到一個大眼睛的女生,指著她身邊的男友說,他是土耳其人,可以幫你忙。
因為有了他們,我們順利地轉了公車、捷運,最後走到了我們住宿的地方。

當我不禁地說,幸好有他們,不然我們不知道怎麼到。
Minn果然是理性的人,她淡淡地說,我們也是可以自己找到路,只是會比較慢一點而己啦。
在這個當下,我自己都沒察覺到,對於陌生環境的緊張,已經慢慢地在發酵了。

在跟他們道別之後,直到Goreme,再也沒有遇到任何一個台灣人。

我蠻喜歡Bursa,
這裡的人,不會總是在路上,一直問,你來自哪裡,或是用日韓的招呼語向你問好。
他們會對於黃皮膚小眼睛的人感到好奇,但就是微笑,或是看我們找不到路,幫我們看地圖,
或是再不清楚,也會領著我們,走到我們的目標地,看我們走到正確的方向,才揮手道別。
我記得最有趣的,是我們到了Metro,站在樓梯旁,想到要把大行李箱搬上去,有些遲疑。

有位婦人,揮揮手,指著另外一方向,我說,可能是有電梯之類的吧,
果然是有電扶梯,但是它根本就不動啊。
一大群婦人七嘴八舌地在討論,接著有二個婦人就先走了上去,跟站務員說了,電扶梯就開始動了,
這時候,婦人齊說類似「啊~」應該是「這樣才對啊」的意思吧,
還讓我們兩個人先走上電扶梯,我們一直跟她們微笑道謝,她們也一直端詳著我們,
其中一個婦人,還看著我們,安全過了馬路,才重回他們原本的生活路徑裡去。

結合希臘的藍跟中東的綠,這裡的士耳其藍,有種融合的美。

Fly@Turkey
Bursa@Turkey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