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又再度破記錄了,
感謝台北大眾運輸系統造福深夜回家的人,
如果跨年那天也能順利地在一點之前回到溫暖的家,
我可以稍稍不抱怨有太多人來破壞半夜街上的寧靜:p

〔寶島一村〕是表坊的新戲,
在我還沒走進劇院之前,已經確定明年在國父紀念館要加演了.
下班之前,從小在眷村長大的Helen聽到我們要去看這個有關眷村的故事,
她說:對我們來說,是回想(眷村),對你們來說,是想像(眷村),感動是不同的.
的確,我親身的生活經驗當中,眷村對我而言是相當陌生.
若要仔細搜尋,某些電影片段,某些朋友聊起他/她的婆婆爺爺,
某些好吃得不得了的麵食,而特殊口音的國語穿梭在小小的房子裡.
我不太確定會有多少共鳴跟感動,但還是有些期待黑盒子.

故事的引子是從眷村拆除開始,回想整個初始與沒落,
軍眷從大陸撤退來台之後,不同身份的人,想盡各種辦法,在這個土地上找到一個位置.
可能是冒充別人的名字才換到一個家,或是在夾縫中蓋出一個家(註一),
起初的〔將就〕〔不得已〕〔過得去〕的念頭,到最後落地生根,成為散落海內外子女的家鄉.
時代的變化也讓這一群人在50年內經歷不得不的離別,人事已非的重逢,
一點點感慨,一些些對人生無常的接納.

劇中常放這首,特別能說明眷村女子的心情轉折


網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的評論及感想,我覺得這篇還不錯~
故事結構非常完整,前呼後應,演員們的功力也很了不得~
總是有武官作陪的陸奶奶從頭到尾,都以不急不徐的速度,出現在不同時間,
對於人們問她的任何事,她都答非所問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或許她象徵著是,在日新月異當中,總是不時地出現的舊時代意象吧~

而懷舊的情感濃烈到不可分時,冰冷而理性的現事步調總是來破局(借豆子的用字來形容),
第一代的冷如雲與李子康在分隔50年後重逢,又熟悉又陌生的一問一答,真是恨不得給他們多一點時間,
然而,服務生出現了,冷冷地說了用完餐要整理了,碗盤鏗鏘地快速摔進筒子.
第二代的朱建國及趙麗文在美國重逢,一方是飛機要飛了,一方是等著發牌的賭客在一旁.
該怎麼說呢...或許情感與現實緊密地相嵌在同一個時間,可以忽視,但並不是不存在.

歸鄉的探親也是諸多真實故事的縮影,每一種形式橋段都非常感人,
我們最有共鳴的一段,是在周飛官回鄉探試愛人同志的墳前,
說出這輩子力行愛人生前所言的話:
〔人活在這個世上,就要開心,盡量開心,即使一個人也要開心~〕
(OS:字句記得不太清楚,應該是都哭傻了吧~)
趕快寫下來~:p

散場之後,當我跟豆子還忙收拾眼淚,回頭轉身才發現整個劇院都快沒人了,
cutemei跟chuchu在一樓大廳等著我們要一起去領包子(據說在嘉義場還可以吃到熱包子XD)
我建議就不如到7-11把包子熱了,喝著飲料再回家吧~
店員小弟非常自然地幫我們熱了包子,我們坐在深夜便利商店大聲聊天~
看海角七號後在現實生活中喝馬拉桑,我們看完寶島一村則是吃包子,真是意猶未盡.
今年的下半年,感受台灣不同族群的表演作品(無論是海角或是寶島或是1895)(註二)
也讓我對於客家及眷村在台灣不同時代的樣貌有更多貼近的了解.
再者,雖然不是眷村第二代,但也是住在父母親年輕時移居的土地上:城鄉移民的第二代,
對於家鄉與土地的認同的歷程,也有些相似的地方吧~

看著冷清幽暗的忠孝西路,天頂上頭是難得一見的超大月亮,空蕩的道路盡頭看到微光緩緩前進,
站牌附近僅有的散落等車人,悄悄地集中,慢慢地上了車,
車子也不太急著開走,等了兩三個紅燈,讓更多夜歸人上了車,才關上車門發動,
套一句淑娟阿姨的話,從來都不曾像這樣覺得,公車的號碼牌是這麼的溫暖~
搭到末班車的感覺~就是跟等不到車的感覺差很多的啦~XD

註一:我爸的工廠地址也是編出來的,
因為是在大片的空地上,每戶工廠並沒有一個蘿蔔一個坑地排著號碼.
於是我爸就訂了89號,於是,沿著路就會看到....87號, 91號, 89號 ,93號...
一個總讓郵差昏頭的地址.

註二:其實還有一部我沒看的歌劇是以全場僅以英文及閩南語為主而且主角還是外國人的〔黑鬚馬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