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大三那年,我跟grass到台藝大看的一場表演,
編劇指導是賴聲川,演員是戲劇系的學生,
故事內容我忘了,但記得黑盒子裡的感情很豐富,
我一直留著這張薄薄的簡目單,三不五時拿出來看。
因為把我心裡的旅行,寫出來了。哈哈。

---------------------------------------------------------------------------

I.迷路
II.笑話
III.爭執
IV.交心
V.書寫心情
VI.求愛
VII.目的地
VIII.迷路

---------------------------------------------------------------------------

「旅行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

朋友聽到我如此陳述獨自旅行的經驗時,他們的問題接踵而至:「你不會覺得寂寞嗎?」、「你不會覺得不安沒有安全感嗎?」、「你不會擔心發生什麼事情?你能適應嗎?」

我一面聆聽一面思忖這些聽起來是人生會遇到的問題,竟可以濃縮在旅行這樣單一事件裡面發生,由此可見旅行絕對值得嘗試。

我也認真地想過在我的旅途經驗裡有沒有什麼讓我無法忍受的事情:是黝暗的空間裡醒來,一時不知身處何時何地的茫茫?還是在野地、沙漠裡久不能洗澡的躁鬱不適?或是無法說當地的語言,必須比手畫腳與人溝通的窘態?
才發覺旅行中學習最多是如何讓自己更有彈性,無限延伄自我的可能性,能身處在一個隨時機變化的狀態裡,猶能從容以對。

對的!「從容」是我入門學到的第一個態度。當我貪婪地想每個據點都到,從容教會我貪多必失,去細品一個地方的風味精髓是須要時間的慢火微燉;當我匆促疾行,從容告知我這樣舟車疲頓的結果,只是「到此一遊」的吹噓膨風外,又能感知什麼閒情澹然呢?

旅行越久,越了解異地的人文永遠是比景致對我有更大的吸引力,語言並非是絕對必要。無論是比手畫腳、簡單的片語溝通、或是兩人以非自己的母語-英文對談的方式,人與人之間的了解仍須回歸到本質上的交流,即是誠懇。

語言在傳遞的過程中勢必出現轉譯、流失、謬誤的情形,旦語言的誤差和正確地解讀對方的心意,並非是無交集的平行線,有時因為不能如此依賴語言,反而全神貫注對方的眼神、動作、甚至細微到一個微笑,感官、身體的語彙藉此豐富起來,是身處在慣性時空的環境裡常被忽略的。

平時習以為常的生活裡,常不自覺地強迫自己接收周遭不斷傳來的訊號、符碼,落入一個週而復始的旋轉輪盤裡,在裡面早已暈頭轉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這樣的落差特別是在旅行的歸途,當重新回到熟悉的成長之地,再次硬把自己塞入舊有生活模式裡,總感到幾分的不適;總會想為什麼不能貫徹旅行中所得的能量與感知,落實在自己的生活裡,而非宿命似地隔絕於兩個時空,自己只是在時間的流逝裡,找尋一個可以躲進去的空隙生存。所以只有不斷上路,所以旅行。

旅行成為一種逃避。

旅行似乎是最立即、便利的成藥,常有人說旅行與時間是最佳療傷的處方,旅途行進的過程和異國情調的新鮮感,提供沉澱和絕緣的情境,相對地,也是學習怎樣和自己相處的機會。本身的慾望和旅行這樣的行動形式結合為一,一時不再察覺到慾望,好像突然不見了,就以為自己不再有慾望。實際上,慾望更會在不經意、毫無意識中,從搖曳晃動的心海裡逐一浮現成形,樣貌更清晰可見,無法遁形。

旅行途中,經常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發自自我內在的聲音、外面繁雜的聲音,不管是否試圖去釐清楚,在心靈的地圖上找出自己的方向及目的地。走在這條路上,我一直想到的是從旅行學到的第一課-如何「從從容容」,讓自己面對生命的旅程,不再恐懼害怕。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