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剪好短髮不久的夏天,我跟Rumiy相約在MOCA,相要看一個有關黑暗城市的展覽。
等待她的時候,我翻翻放在櫃台上的許多DM,介紹著台北的藝文表演的活動及課程。
看著看著,跳過了許多需要工具輔助學習的課程,眼光停在表演的那一類。

我蠻愛上課的,喜歡聽聽別人的經驗,然後,用我的手及腦,完成一項學習。
不過,好像有種累了的感覺(Os…是缺乏從心裡喜歡吧!哈哈)
eing擔心我可能會受不了表演課程的內容,衝擊過大而發瘋,
於是介紹是戲劇指導老師開的課程。

每個星期三,我就一副很忙的樣子離開公司,然後,慢慢散步到師大…
在這個有點是偷來得的時間裡,認識一群陌生的人,上一門,我實在也不知道它是用來幹麼的課。
「沒有預設立場,不是也很好嗎?」

我有點開始喜歡上課的感覺,可能是來自於大家可以隨性地圍坐在木地板教室的氣氛。
還有,沒有本子、畫筆、影幕,似乎可以專注觀看聆聽每個人的特質,
老師透過聲音訓練、說故事、肢體表現,讓我們瞭解別人眼中及自己眼中的自己,
然後,閒聊瞎扯一些生活小經驗。
另外還有些美妝及人際關係的課程,也是收獲不少,
不過,我的美美課程在腸胃帶肆虐之下,泡了湯…

老師的觀察力非常敏銳,給我們每一個人的回饋都很有趣。
「如果這個能力是可以訓練出來的,那每個人,對他而言,不就是透明的嗎?」
這個想法一出現之後,另一個想法是「真的是透明嗎?它並不是個人的全部,只是一個面向。」
如果只是一個面向,那是不是真的呢?
我想是真的,「其他人」眼中呈象的自己可能看起來是變高、變廋、變醜。
這些意象,提供自己思考。

老師給我什麼回饋呢? 就是好好跟自己相處,凡事沒有對錯。

今天再拿出那天看展覽的票根,原來那天,我還看「你在(You to be)」的展覽。
原來老師拿來當座右銘的Be,早已經出現了。

最近想為自己想做事情變多,算是好事一件吧~ ^_^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