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就像牙痛一樣,
它不是病,但它會要人命。

它有兩種狀況,
一種,是數著指針到達應有的位置,然後躺平,閉上眼睛,
但是,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一種,是順利地睡著了。
然而,清晨四點,不自覺醒了,也無法再睡。

若是發生前者,我的選擇就是畫畫,
若是發生後者,我的選擇就是寫文章,或是看電影。

上個星期的我,很扯,兩種狀況接連著兩天都發生了,
有種覺得可能瞬間就要肝爆的害怕。
吃了一粒維他命,喝了一杯熱水,找了一塊麵包來啃。
坐在床上發呆。

天已經沒有這麼黑了,但也還沒有真正天亮。
我對於這種白日與黑夜的交界,特別無力。
心想:還要等多久…

隨手抓了放在桌上的「一年之初」,繼續這一陣子的文藝狂想。

這部也是去年錯過的電影之一,是鄭導的作品。
單純地想要持續地關心與支持某些人、事、物。
慢慢衍生出想要去追逐、觀看某些特定東西的念頭。
難得,我也會有莫名的堅持。

或許,這樣的慣性選擇,也是延伸於過去時間的一種思念與記憶吧…
在相當近的時間內看了兩部談到關於時間的作品:
創作社的「倒數計時」以及鄭導的「一年之初」。
實在是個很有趣的組合。

前者是將不同年代(四、五、六、七、八年級生)的人同時聚在一起。
後者是將不同社會背景(導演、嗑藥、泰北孤軍、黑幫老大、等待丈夫的太太)環環相扣在一起。

(劇情就跳過吧…總之)

看完電影時,已經是早上七點,天也亮了。
換了衣服,踩上高跟鞋,要上班了。
馬路上的行人、公車上的乘客,一如往常。

在重新組織電影情節與畫面的瞬間,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夜沒睡,也跟著劇情一起跨年,
然後迎接著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白天。
只是差別在於,這個等待天亮的倒數計時,
沒有數以萬計的人滿心期待。

呵,我還真會挑電影啊~


(註一)
這是我看完創作社演出之後,對於我這樣慣性思維的解釋。
那天,在回家的公車上,我一直想念著當年帶我到草創劇團玩耍的學姐,
她帶著我認識創作社,告訴我面對愛情應有的勇敢及謹慎,
還有提醒著我不需要太過堅持凡事非得如此,也不要忘記內心最初熱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