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難得在上班的時候,狠狠地請了休假,躲進黑盒子內看電影,一定要把心得寫下來。
選擇電影的理由實在是很簡單,就是:一切只是剛好。

戀旅人 Wristcutters: A Love Story是金馬影展的參展作品之一,
由片名就可以知道,這是一部跟自殺有關的黑色喜劇片。
電影開始,即是由派屈克福吉(Patrick Fugit)所擔綱演出的男主角Zia在混亂的房間中醒了過來,
逐一地把房間整理地相當的潔淨,接著,他走進浴室,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這一幕,畫面很簡單,但是現場看起來,還有點可怕>_<。
接著,他並沒有結束人生旅程,而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這裡跟生前的世界實在沒兩樣,每個人都要討生活,同樣也有辣妹也有bar,
便利商店的架上貨品似乎都很缺乏,Pizza看起來也很難吃,眼前都是灰色的調性。
Zia在一家神風pizza店找到一份差強人意的工作,有時日子過不下去時,也想過要再自殺,
不過,他非常怕接下來的生活可能會比現在更糟,所以還是賴活在這裡。

來到「另一個世界」的人,都是因為自殺而進入這裡。
而當Zia詢問他們是怎麼來的時候,畫面切回真實世界,還原現場,
原來有人忍不住台下的和倒彩,於是帥氣地把啤酒倒到電吉他,以致於當場在舞台上死去,
有人是因為過於思念去逝的家人,於是全家就在「另一個世界」重逄。
有人是恐懼,有人是賭氣,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原因。

當Zia發現他的女友也來到這個世界,
相約與Eugene(Shea Whigham飾,就是死在舞台上的主唱)就開始進行一段找尋的過程,
其中結識了一路搭便車的Mikal(Shannyn Sossamon飾)。
Mikal認為自己是誤闖了這裡,所以要找這個地方的負責人,希望可以大復活。
三人同行的路上,常有許多對生命與死亡的好玩對話,
會心一笑的談話,讓人印象深刻。

Zia一直想要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是特別的技能以及他的女友,但卻始終不可得。
Kneller告訴他,It's doesn't matter、and then it occurs.
果真,他不知不覺愛上Mikal之後,他找到了女友,在那之後,也在無意間,學會了特技。
在曾經因執著某些事情(比如愛情、賭氣)而選擇放棄生命的人身上,
來到另外一個世界後,改變了態度,獲得他所想要的一切,這顯有些諷刺。

也不得不讓我認為,這是一種莫非定律?

我不是很明白,過度期望的本身是否真的消弱成就期望的可能?
還是說抹去不安定感之後,其實更可以貼近真實(地面),一步步地走到目的地?
這是要依賴緣分來決定?跟遙不遙遠,根本沒有關係...

或許,任何期望都是往幸福快樂的道路前進。
若是在追尋的路上已感受到快樂,那就表示已經到達,
儘管,這個目標,已經與設定的不同了。
(胡亂猜測中)

因為忘記把油槍拔出加油孔,Eugene跟Zia就把車子開走了,
結果當然就是把油槍給狠狠地拔起來,接著,美國西部的大壯漢就從加油站休息室走出來,
我制式地想,他們完蛋了,接下來大概會受到很慘烈的對待吧~
沒想到,壯漢表示這樣的事故已經不只一次的發生,要他們寫一下報告,
而問項是:事故發生的當時,你正在想什麼呢?
如此的問法,還真會讓人以為這根本就是壯漢為了寫心理報告而設下的實驗XD

還有當你以為他們等要開往北極的火車應該是很長很長的那種列車,
結果從鏡頭一端開來的是只能做四個人的小小車廂,
站長與列車長及鳴汽笛可是一一備齊呢~

還沒完,Mikal確定可以回到活人世界時,只要拿出passport,由海關官員蓋上核准章就可以了。
而Zia之所以可以回到活人世界,只因為他不小心[認識了高層],
而高層自動地把他的死亡證明書從檔案櫃中拿走, 於是他,從車子中的黑洞,滾回去真實世界。

生與死之間,在電影裡,僅是一個關卡的差別,跟出國是沒什麼兩樣。

我對於觀看此類的黑色喜劇一直有種格外享受的感覺,
幽默對白總是不斷地衝撞沉重的議題,戲劇張力也跟著延展出來。
有些無俚頭的想法竟然在看似嚴肅的情境中竟然可行,覺得荒謬但卻又有種有何不可呢?

從自殺的角度切入,談得卻是愛情,
愛情是自己人生觀的一部份的投影。
與其不斷地強化對於生命的悲傷,
將死亡視為另一種形式的存在,在此之下,持續面對生前的課題,
有些豁達,有些無所謂,有些意義,就在某些瞬間,釋放出來了。

總之,這是一部很有趣的黑色喜劇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