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eme-

來到cappadoccia旅行,多是以Goreme為核心,到四周小鎮走走,或參加local tour,或是搭熱氣球。

清晨時分來到了Goreme,很多背包客一下車就紛紛散去,
網路上說,這裡的遊客中心的服務很不錯,來這也有很多住宿的資訊,
然而,我們還是先訂了backpacker cave pension。
由於取消了konya一站,今天算是提早到達,幸好dorm還有床位,所以前二天是住在dorm,第三天是住單人房。

我們在這會停留四天三夜,時間很充裕。
出發之前,大家都建議在這裡可以好好地玩,甚至可以租機車地四處騎。
一開始我還不相信,但看到許多的機車行出現在眼前,還真是傻眼。

這裡的好玩,我想是在於有特殊的地形地質景觀,造就許多尖塔的地形,
加上過去羅馬時期的天主教徒為躲避宗教迫害,這些相互獨立的石塔就成為他們生活的基地,
至今放眼望去,仍可看到許多石洞內是教堂的形式,或是修道者的生活基地。
而後來土耳其人改建為自己的住屋。
當地人對於住屋的概念,不是將它切割為建材,而是以其為主體,然後挖掘其需要的空間。

這裡地處於土耳其的中部,水氣較少,非常乾燥,日夜溫差非常大,我們經常是晒著大太陽地走。 
幸好我有帶薄荷棒,才能免於中暑。

第一天的行程是先到open-air museum看看,下午就到Avonos。
Avonos是附近唯一有河經過的小鎮,的確是看到了河流及垂柳時,整個人才覺得舒服了起來,
這是一個以冶陶聞名的地方,材料即是來個河底的黑土及山邊的白土,
相對於Goreme是一個觀光客的城市,這裡就「地方」多了,有銀行、超市、理髮店等等,物價也是超便宜。
由於公車是二個小時一班,在這停留的二個小時內,剛好是下午四點多,
看到不少的家庭,拿著大包小包到河邊,準備要 picnic了,
夏天的白畫長,可以好好享受長長的日光。真好。

回程在等車的時候,又遇到了一同搭車來的一對母女,我們又是相識而笑。
搭上大巴士,我又開始欣賞一個個美麗的頭巾,真好看。

回到我們的cave,遇到了幾個室友。
有二個是來自於俄羅斯的女生,對於他們而言,土耳其是個相當西化的國家,
建議我們如果想要瞭解伊斯蘭文化,敘利亞或是阿拉伯都很不錯地方,她們曾在那讀過書。
「但我不會說阿拉伯話啊~」「你也不會說土耳其話,不也來了土耳其。」
她們下個地方是我們原本要去的konya,旋轉舞是一個很大的誘因,接著她們繼續往南,到一個國家公園去hiking。

另一個是泰國小女生,才剛結束在羅馬尼亞的交換學生計畫,立刻就搭了飛機到伊斯坦堡後,轉到了這裡。
Pro很有好奇心,相當獨立,也非常的健談,
在土耳其十天的行程,方向跟我們是相反走,大多都把住宿的地方訂好,
有些是我們走過的地方,忍不住要告訴她哪一家好吃之類的生活訊息。

第二天參加了當地一日旅行,晚上又去洗了土耳其浴,
Minn跟Pro完全不知道土耳其浴是怎麼進行,就order了,
反而是我,因為知其然,而很緊張。
洗澡大媽一直對我微笑,我只好乖乖地聽從命令地伸出我的手腳,
尷尬地看著被搓出來的角質,整個經驗還蠻有趣的,有機會可以再試試。
 
第三天的計畫是早上去Urgup,下午再到附近rose valley及 red valley去 走走。
跟我們同個方向的,是一大群的韓國人,minibus在路上也隨時接上了在附近camping的外國人,
我跟minn都一直在想,台灣人在哪啊~~~
這個地方在Goreme的東方,感覺是一個比Avonos更小的小鎮。
我先到PTT去寄了名信片,順便換了土幣。開始亂逛。
不知為何,店家很多,但沒有什麼當地人在走動。 
我們開始往市鎮的外圍走,開始出現一些書店及小雜貨店,比較有生活圈的感覺。
意外地發現,當地人某個方向移動,或是有反方向走回來的。
「那個地方應該是有些在地的活動吧~」  
 

我們走著走著,逐漸看到路邊開始有小攤販,各式各樣,目不暇給的地毯,
正在草地上野餐的人對我們微笑,示意一起共享。(OS,你不怕我把它吃光光嗎?)
最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超大的市集,真是開心得不得了。
大致分為兩個部份,一個是賣生活五金及衣物的 ,大多是由帆布架起來遮太陽。
另一區是鐵皮搭起來的市場,是以賣蔬果類的。可以看到各種溫帶地區水果,各種桃類及青椒、芹菜、玉米等。
比超市更便宜,也更多選擇。
我們帶著滿滿的東西回到旅館,開始下個hiking的活動。

這是年輕老闆自己出來帶,
慢慢地,我們大概看得出來這個民宿的經營方式,
以低價的住宿來吸引旅客,然後介紹各種行程,老闆看來雖成熟老練,其實也不過是23歲。
自國中輟學之後,就到親戚家工作,前不久才自立門戶,
由他來負責作接洽旅客的工作,其他的家族成員都是這家民宿的工作者,媽媽、阿姨、妹妹等。
蠻有趣的是,會講英文的男生,似乎是扮演著工作運作的重要角色。
我們看到最常來招呼我們的是一個十來歲不到的小男生(老闆的弟弟),然後再回去傳達訊息。


記得在selcuk的Tolga copsis的年輕老闆,也是這樣的位置在經營生意(生活),
家庭的連結度很高,又喜歡請人喝茶,我又不得不覺得,土人跟東方很接近,沒這麼西方。
(話說回來,這個劃分,實在是一種相對論~) 
 

這個感覺,還會再出現一次,是在伊斯坦堡,到時候再說好嘍。

傍晚的時候,Pro要去搭夜車,目標是到Pamukkale。
我跟minn就跟她坐在大廳,等著時間,然後看她再整理大背包,三不五時提醒一下有的沒的。
(很有趣得是,她偶爾聽得懂台語)
這個情境很熟悉。好多年前,學姐也是在一旁看著,我忙著整理行李,要往紐約去。
叮嚀我意志反覆無益人生的前進,還有離開了Boston要注意一些的細節。
時間一到, 她跟學長跟我揮手道別之後,我就不曾再看過他們了。

如今身份也轉變,我們也不知道,何時會再遇到Pro。
  
 

其實也是常出現在旅程中。我們在途中遇到一個人,有些對話,交集,
要分開的時候,也不會說什麼再見之類的,反而是說,一路平安。
即使是說了,有緣再見,心裡似乎也不太踏實。那天,又是哪天呢?


有趣的是,2010年,Pro真的要來台灣了。

最後在Goreme的一晚,我們終於在一家甜點店門口,遇見了二個台灣同胞。
老闆熱情地希望其中一位女生答應成為他的女伴,他願意以三十隻駱駝作為代價。
像這樣不吝於女性的稱讚,在土國境內,可是常常聽得到。 (大概只有會講英文的人才敢這樣說吧~)
  

要離開Goreme的早上,我們特別跟老闆的媽媽拍照,
因為這裡有大的院子,我們可以每天穿到充滿陽光味道的衣服,還有暖暖的被單。
沒想到最便宜的住宿,竟然有好吃的早餐、院子。  

 
 
 

我們搭上土耳其航空的班機,以一個半小時間就回到了都市。
飛機著陸時,大家還同時拍手叫好。我跟minn還有點不習慣。
是因為到了都市,還是因為平安降落,我們不知道。

話說從機場搭地鐵的時,竟然有種這是第二次來土耳其的感覺,一些都熟得不得了。
 
 
 
 
 
 
 

  
 
 

Cappadocia@Turkey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