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ukkale-
Pamukkale,是棉堡的意思,因為有富含碳酸塩與碳酸鈣的天然湧泉,流出地表時,形成白色的結晶,
過去在這有很多的旅館,然而,自從劃為世界襲產之後,旅館撤出,安排部份的地區可以享用溫泉。
除此之外,在山頂上,是西元前三世紀是Hierapolis古城,現今多已頹圮了。
日頭很大,我把自己包起來,還撐傘,而歐美人士則是穿著比基尼在溫泉及古城中走動。
我們也到人類博物館看許多保留下來的石牆,有著不同的希腊故事,例如Nike女神。
Pamukkale旁的小鎮,整體看到是有些沒落了,可以走動的地方也少了。


有天晚上,我們想多走一些路,看到月亮好圓,沿著大馬路往市鎮外走,路過一個由下方上來的斜坡。
我習慣性地往下看,先看到了一個離我比較近的小男孩,然後,隱約地看到,有一個會動的東西, 「或許是小動物吧」我想。等我看清楚的時候,竟然,是個在地上爬行的小小孩。
突然之間,我嚇到了,怕看到更可怕的畫面(比如他肢體受傷之類的),跟minn說,「快走」。
果然是寧危不亂的輔導老師,點清我的慌張,「走什麼啊!!」。
大男孩應該不到二歲,一直往外走,隨到後面的是只包著尿布,光著胳膊,在地上爬著的小男孩,
Minn用雙手示意,要他們不要再往外走,外面是車速極快的車道,非常的危險。 
他們兩兄弟一直向我們前進,停在我們兩個面前,張著大大的眼睛,伸出雙手,微笑的時候,我跟Minn都很難過。
 
剛好一旁是餐廳,有一個服務生正在外頭拉客人,向我們走來。我立刻恢復平靜,請他看看這兩個小孩是來自哪家。
服務生告訴我們,他們的家就在斜坡下,他們是土韓通婚的混血兒,
路上有位韓國男生也停下腳步,試著用韓文跟大男孩說,但他一點也不理會。
服務生打了電話,請家人來把兩個小孩帶回去,結果,爸爸來的時候,也是硬拉小孩子(重點是,沒有對話)(註一),
小小孩被抱走的時候,Minn很生氣的說,媽媽竟然沒有抱他…  
 
 
 

當我們回到小鎮上,看到有人的寶寶是坐在娃娃車上,倍受疼愛。命運大不同。

我開始回想,在烏蘭巴托及新德里,遇到不少在街上討錢的小孩,
印度導遊告訴我們,不給錢是一個原則,但可以把喝完的瓶子給他們,讓他們換一些錢。
我們在土耳其遇到的唯一次在香料市集附近,被二個小孩追著緊,
有趣的是,後來一個年輕人來把他們兩個叫去,給了他們東西(不確定是不是錢),然後,就離開了。
更常看到的,是小孩要學著作生意。
比如,在路上叫賣礦泉水,或是拿著絲巾及乾果,跟著任何可能的買主,
等著你回頭,立刻把籃子放下,滔滔不絕地介紹他的商品。
 
 
 
 


雖然很「嘸甘」,但這也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在pamukkale,我們最常對話的,是我們稱呼為Cappadoccia先生的一位土耳其男。
他的家族在Cappadoccia經營旅行社,而他在這除了賣往各地的車票,同時也順便賣Cappadoccia的商品。
Cappadoccia先生用盡各種方式地推銷他的產品,不厭其煩。實在是太厲害。
我買記得他問我們來自哪裡時,我們說Taiwan,他接著說,good!,
這個意思感覺像是不知道是哪來的,為了加強他的印象,我們指著桌上他的asus告訴他,這個是來自於台灣啊。 

最後,我們訂了通往Cappadoccia的夜車,在當天晚上10點出發,預計隔天一早就會到。
這真的要感謝Minn,因為去年她跟KP在美東搭灰狗巴士大夜行,瞭解其實夜車不太可怕,又可省下一天的住宿,
我才比較安心。


我們必須搭bus到denizli otogar再換長程巴士。
晚上十點,我們拉著行李來到廣場,在一個看起來也不像站牌的地方等車。
剛好有四個年輕人也在等,他們都在加拿大
唸書,其中一位是土耳其人,其他的人就跟著來旅行。
原以為這麼晚了,大概bus上也就很少人了吧。
沒想到,bus的座位上滿滿是人,車上昏暗的燈光,大多是當地的人,幾乎是男生(而且老老的。)

我們已經習慣,眼前看過去都是外國人的狀況,還有他們看到亞洲妞的關愛眼神。


一到了車站,轉車行動開始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Cappadoccia先生開給我們的Metro預購單,特別註明是到Goreme,還把它拍照存證,以防止它又再被撕破。
到了總站,我在領正式的車票之後,果然是印著Nevsehir(這也是Cappadoccia的首府),
LP上有人提到,若旅客沒有指明是到Goreme,經常bus車票只會買到Nevsehir就會把旅客趕下車。
後來請站務人員加註了Goreme,而在上車時,跟服務生確認。這次果然是安穩地到達目的地。


這晚的夜車大約是十個小時,車行速度很快,但還不至於顛跛。
我記得那晚是十六的月夜,一路上沒有什麼路燈,所以,月光下的山稜線,起伏的山坡,有種很詭異的氣氛。
中間有個約十分鐘的時間,車子停在路旁。
 

這個畫面一直印在我的腦海,因為,在整個放眼望去,由黑色及灰色所構成的世界中,
唯一最亮眼的,是巴士旁那些大塊切割方正的石頭堆,月光把它們照得很亮,像是白色的一樣,
然後,二位司機及服務生就下車,站在一旁抽煙談天。  

在黑夜曠野中的世界,很安靜。人,變得好渺小。  
 
 
 


不知為何,我覺得這個調調,很伊朗。  
 
  
 

註一:
Minn跟我提到,異國通婚雙方的溝通不良,有時會造成家庭教養上的問題,
小朋友的學習上的遲疑或困難,不全然是「能力」的問題。
在台灣,這樣的問題,已經在高中階段浮現了。
 

 
 

Pamukkale@Turkey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