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是在無意間得知的,
研究室的助理寄給我們這些桃子李子的訊息,這次不太一樣。

學長是一個愛爬山的人。
大學時,他受邀來班上講課,跟班上的同學們分享爬珠穆朗瑪的經驗。
後來,他考進了研究所,我們成為同一個研究室的成員。
幾次辦活動的過程,學長總是熱情地協助學弟學妹們,
連我這個學妹提過想要買可以拍大景的數位相機,
他以豐富的野外經驗,給我很好的建議,
這一台相機,迄今,陪我走遍海內外。

去年夏天,老闆的公子辦喜宴,我們全員都徵召回去幫忙。
雖然那天很累,因為開了一整天的會議,而且,晚上趕著到婚宴會場當禮金小姐。
散會之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完全不顧可能會因為太晚而沒有辦法回家的問題。
學長、我、Emil及sharon約著要喝茶談天,
我聽著三位博士生談著他們的關心的話題,學長也分享許多登山及自助旅行的經驗。
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最後一次,是在校園附近,我騎著單車,碰上了學長跟他妻子正在新生南路上散步。
他大聲地問候:你最近好嗎?
而在他一旁的妻子,溫柔婉約,向未曾照面的我,甜美地微笑著。
我心想,原來,她就是學長口中,一輩子登山生活裡,最自在的陪伴。

那裡的山川,應該也會很美吧~

我看到訃文上特別註名了告別地點的二度分帶的座標,不禁啞然失笑,
這一連串不容易理解數字,代表著是地表上獨一無二的絕對位置。
果然是學長的風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千山獨行~黃德雄的綠色生命
德雄,那裡的山川夠美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