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吳念真所導的第一部舞台劇
今晚,第三度加演,
不曉得,有沒有人看過呢.....

原本是六月中時,就想去看的。
由於當時正逢期末考,加上系館要搬家,於是就放棄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小貓夫婦也有去看,
看了網路上幾篇的評論,大大地後悔當初沒有堅持。
當我一聽到十月又要加演,八月中就把票訂了,
希望不要錯過這個劇碼,更不要再錯過綠光劇團…

演出那天,我七點不到就走進戲劇院,
連大廳的門,都還上鎖著....
不過,七點一到,走進大廳時,
舞台上的燈亮,演員開始在舞台上穿梭,演著好像就是在自已家巷口的種種情境
佈景很有意思,是一條街景,從舞台前端,延伸到舞台後方,整個是垂直觀眾席的。
最前面是一個傳統家庭的客廳加上掛著「大美國檳榔」招牌的檳榔攤,
後面則是一家俟著一家的商店,演員可以從很裡面的店家走出來,一直到最前面的檳榔攤。

早到了半個小時,還可以看了半個小時的戲,
一個很別出心裁的安排…
似乎是在做一個,很長的…進入劇中情境安排一樣

劇情是以一個里長伯的家庭為主,
故事的發展,有兩個蠻明顯的軸線,
一個是里長與里民互動,及為了生活而與政府委員之間現實的曖眛關係。
另一個,是里長伯的媽媽角度出發,重新詮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上半場,非常的有趣,笑到肚子疼,掌聲不斷...
鍾欣凌的檳榔西施博得滿堂喝采,
黃韻玲時而少女時而阿媽的精準無比的演出。
加上眾多演員的臨場即興演出,讓台上與台下情緒非常熱絡。

有了上半場的鋪陳與伏筆,下半場開始了潛藏在平凡吵鬧生活之下的種種。
由天上又重返人間的阿媽的口中所說的事實,
映著她的兒子及孫女們對於自己的親人..自己愛的人..不夠坦誠....
或許是基於害怕..或者是無奈...
他們所無意識所造成的遺憾,卻可能是一輩子的。
阿媽,正是因為這樣而回到人間,為了就是要彌補這樣的遺憾。

阿媽講了一段很有意思話,

阿媽:我是為了我所愛的人所以才回到人世間,
阿美(孫女):那不是阿公嗎? 阿公早就死啦~
阿媽:
如果是阿公,哪會有遺憾啊,就幫他生孩子,照顧他一輩子,那還簡單。
那個人,最後一次見面,他只塞給我的十塊錢鈔票,什麼也沒有說,
連讓我說謝謝都沒有,鈔票上只寫著:「千萬要堅強!」

所謂的「那個人」,其實是阿媽守寡後,幫人洗衣服的主人家,
說是愛人,太沉重了,是「愛慕」吧~
只是,在那個時代,不太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是知道、有這樣的意識,卻什麼都不能做。

無論是愛慕(編者說~這是種很幸福的寂寞),或是勇敢接受,
不同世代之間的面對愛情時的態度雖然不同,
只要是「心中有人哇靠」,就會有堅強活下去的力量~
阿媽,靠著這五個字,找到了力量,也讓她重返人間,想再跟他說聲謝謝。

後來,她藏身在16歲孫女的身上,用緩慢的閩南語,對著現在已白髮蒼蒼的愛人說~
「往後的日子,我已經不能再看到你了。拜託你,
千萬要平安、千萬要堅強、千萬要幸福!!!」

演到這裡,已經可以聽到掉下眼淚的聲音了....

因為無能為力,因為真正希望對方未來過得好...而發自心中在乎的呼喚,
人間事事無法完美,這或許,就是「人間條件(human condition)」
會有點遺憾,會有點壯志未惆…
劇裡,人死可以重新在活過,那真正的人生呢…是錯過了,就消失了。
永遠只有用自已的方式在解讀這個世界,
就失去了得到其他事實真相的可能性。

我明明知道,這是吳念真老愛的親情劇碼,
但還是會一句簡單不過的話給感動到...
尤其,是用感性的閩南語講著~

第一次看綠光的戲...以及吳導的戲...
我沒有專業的評論,對於戲劇的排場及運鏡也沒有太多的著墨
這樣的劇,因為語言關係造成了許多觀眾無法確切了解對話的意涵(後半場幾乎是台語發聲)
演員發聲的音效還不錯,只是里民多時常會有雜音出現,有點分散了觀眾的注意力。
如果他的目的,是想要表達人應及時表達愛的意念,
以及對於所愛土地的一種宣告。
我想,這個情境,他是做到了…

生命中,總有那麼一件人事物,值得我們為他而存在。
記得, 千萬要平安、千萬要堅強、千萬要幸福!!!


(千萬要平安~,2003/Oct/25)

文章標籤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