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4619_10152635993307882_8227334091435836534_n  

過年期間幾乎都沒有離開三重,除了初三到台北與姐妹們喝茶談天之外,還蠻想出去走春一番。於是跟朋友相約,來到一個相當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埔里。

前一次是何時來到這裡呢? 大約是五六年前,從大雪山下來,更早一些,是06年合歡山登山,再早,就是大四921震後的野外實習。埔里是一個「路過」的角色:若不是過這,往北經國姓到清境,就是很南到漁池、日月潭。所以,對於埔里真的很模糊。

找了一家無國界料理的餐廳,完全沒有菜單! 每當他念過菜名時,立刻又忘記了,只好以關鍵字來點菜。這樣的餐廳在埔里應該不容易生存下來的,跟老闆談過,才知道,若沒有事先預訂,有時是會提早關門,甚至也會在客人進來時,決定是否要招呼。呼! 忽然理解為何剛一進門時,一表明我們沒有預約時,他的表情是有遲疑一下。(幸好沒有被拒絕。)

預約這件事,在我想到紙匠工坊參訪時,又再度被回絕。剛好在桃米社區的紙教堂有活動,沒有事先預約,也是「謝謝再聯絡」。日治時期開始的造紙產業在埔里是很值得體驗,有點失望。

談到眉溪四庄這個在埔里北邊的小聚落,讓同行的朋友覺得好奇。四庄是指「守城份」、「牛眠山」、「大湳」、「蜈蚣崙」四個主要聚落,因鄰近國姓霧社原住民地區,自清領時期開始即有守護埔里盆地的角色,設有理番機構。隨著漢人增多,更突顯了四庄的特殊性,最近,更以噶哈巫族(Kahabu)正名之。至於我為何會對這個小地區有點認識呢? 是因為在做大四的專題研究,我跟著老師作了這個主題,做有關水圳與農業、聚落的主題。當時有姐姐相伴,也到水利局去參觀。也在思考是否要作為研究所論文主題。後來,我對於進入陌生聚落有恐懼,也就把它放下了。

再次來到這裡,感覺這個空間,沒有這麼害怕了。我們在守城、牛尾、牛眠、藍城的小聚落裡走走看看,仍然如舊是花卉、稻田、皎白筍,也是不斷地被狗吠 XD

最後,來到是藍城書坊。這是餐廳老闆介紹的,感覺有些特殊,就去看看。原來,這是一個旅德多年的家庭,回到家鄉,開的一家獨立書店及民宿,嘿媽是個靈魂人物,分享了她選書的理念,好巧不巧,她喜歡的Tim 的「地方」及最近出版的「Lost」新式的旅行書本,都是我的最愛。而聽她以德文來讀詩,就明白她是一個愛書且感情豐富的人。在這個空間,成為北埔里的文藝社區聚點,無論是社區大學或是青年農民聚會,都在這個鄉間小屋發生。

讓我們停留很久的,還有一位流浪咖啡師。與我們年紀相仿的他,一路上的生活轉折,找到了咖啡作為他的起點,與在這裡一同種田的女友,開始新的生活。在品嚐咖啡的同時,他也分享在拜訪埔里地區的咖啡農場的心得。正好,遇到落日,大家奔到屋頂上,看著夕陽西落,環顧四周群山及古樸的農村,好愜意。

談得太多,沒有了紙教堂的行程(下次是何時才會去啊?嗚~我有時也是很愛當一般觀光客的啊~),還遲了吃晚飯的時間。等到了彰化James家,已經是九點多了。

剛接新農場的James,忙得不可開交,但終於看到傳說中的伴侶,頗為他開心的。

小鎮之旅很有意思,以後,朝這個方向發展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