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晚上,莫名地睡不著,半夜起來看了「佼S世紀大合解」,雖然當年也沒有追著他們的新聞,但在節目當中,回想自己的青春,還是頗有感觸。

看天還未亮,就先小睡一會兒。

這一天是期末考,而我頻頻打哈欠,怎麼又覺得冷起來了。於是,到了中午,還真的發燒了起來。我跑完成自己的科目之後,就去請同事幫忙代監考,想等著五點放學,就得去看醫生。好不容易走到診所,感覺有點恍惚,只好閉上眼睛,等著護士喚我的名字。醫生量了體溫之後,說我是當日最高溫紀錄保持者:39度,告訴說,這個溫度再撐下去,可能會傷害到腦,也會有隨時抽筋或癲癇發作。一看口腔,就判定,我得到的,是小朋友的殺手-腸病毒。

吃了退燒藥,意識比較清醒一些,我就搖搖晃晃去招計程車,回到住處。想到半夜要吃蘗,就撐著剩下一點意識力去燒開水,在等待過程,連上網路跟家人及好友說明我中標了,接下來要昏迷一陣子。設定好鬧鐘,關燈,一躺下,就昏睡過去了。中間除了醒來吃投藥的三分鐘之外,一直到周六早上十點才醒過來。

看到自己下巴長了二顆痘子,擔心帶狀泡疹復發(我有感覺到神經抽痛開始,而醫生有提到是有這機會),若是長到顏面,一定會痛到不行。我查到最近的皮膚科在公教住宅附近,於是就把自己包起來,搭車去看病。只是,診所人滿為患,需要等一個半小時。心裡頗為掙扎,因為若是帶狀泡疹,病發72小時投藥是可以減少最大神經的損傷,但我體力恐怕是等不下去。後來,我想給自己一天的時間觀察,趁還有體力,到附近市場採買一些食材,好渡過居家隔離的這段時間。

幸好,立馬做這決定,因為回到家,吃完午飯,又發燒了(剛好一個半小時...)

於是在醒醒睡睡、煮飯吃飯、醒醒睡睡、煮飯吃飯。周日早上,發現我的眼睛很難過,又上網路查到住家附近,唯一周日早上有開業的診所,快出門去看醫生。醫生感覺到我很擔心帶狀泡疹復發,幫我看了一下,確定不是,當然也就不會長到眼睛附近,而眼睛的不舒服是因為病毒會侵犯黏膜,只要點眼藥水就好了。

慢慢地走回家的途中,整個人,放鬆了起來,有陽光,有風,雖然生病了,但我終於安心了。

於是又再度醒醒睡睡、煮飯吃飯、醒醒睡睡、煮飯吃飯。周一早上,我打電話去綱校請假,確定至少休息到周二。體力恢復了一些,才開始想到要開始消毒我的房間、洗衣務等等,這時我的泡疹咽唊症正全面發作,吞口水也痛到不行。爸媽中午時來看看我,看著三個人都帶著口罩講話,有點小感傷。

於是又再度醒醒睡睡、煮飯吃飯、醒醒睡睡、煮飯吃飯。周一晚上開始了咳嗽,到了無法好好睡的狀況,周二下午睡起來之後,去看醫生,才知道,金黃色葡萄球菌又來犯,又是三天的投藥。

周三上午睡到飽之後,下午就回學校。學生看到我,倒很開心,但我上了二節課,就命快沒地,坐在椅子上。期末的成績還沒有處理,教務處開始追殺,我厚著臉皮,還是早早回家睡覺。周四精神有好一些,但竟外地沒有聲音(大概前一天講太多話),只能差遣學生當我的小麥克風。下班之後,快速地處理成績,到了八點才離開學校,回家後就立馬睡覺,周五就又更好一些,只是口罩不離身,咳嗽不斷。一開始,總覺得自己是個可怕的傳染源,但後來,隨著病狀改善,慢慢調整心態,才理解到,口罩是來保護自己,避免再被其他的病毒及細菌侵犯。

現在,一周過去,感覺又重生了。

馬年要結束了,尾巴還狠狠地掃了我XD

看來,我的養身計畫又要重頭開始了。

 

 

 

全站熱搜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