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的印度回味時刻,
是在充斥啤酒、海鮮熱炒、此起彼落的交談聲中發生。
這種完全不搭的情境,看來也只有我跟Tina辦得到。

Tina是我在印度旅行的室友。
相對於我第一次踏進印度,她是第三次來到印度,
而且,還想著明年要再進鍚金看滿山遍野的高山杜鵑,
印度對於她而言,是一個總是可以得到不同啟發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印度半島的自然人文景觀的歧異度之高,
總是吸引著喜歡貼近異文化的她。

是什麼機緣,讓我們開始打開話匣子呢?
我記得,是在那拉格城堡的那晚,遇到了很令人非常生氣的事情。
雖然有試圖想要稍稍忍耐,但看到她回到房間之後,
忍不住地想要理性地聽聽第三者的安慰與意見。

我想,這是個關鍵的時刻。

之後的每一個晚,我們都在邊談天,邊看電視,邊收行李之下,
二點多才會乖乖上床休息。

蠻妙的是,在回到新德里的路上,
她想回到台灣之後,大概會有一段很長的適應期,有些不捨離開印度。
而我的心情卻是很簡單:我想去印度走走,現在完成了,該回家了。
於是,就在這個關於地方感的問題上,談得不可開交。
大概沒想到文學與地理在空間的感受上會有這麼多的交集。
(James,就是你喜歡的議題啦~)

這次竟然是生死觀的話題穿梭在熱炒與啤酒當中。
奇妙的是,跟她對話的時候,思路都特別清楚…

整個城市已經睡掉大半的時候,
兩個女生,在冷冷清清半夜的巷子當中,找尋著日治時期房子的痕跡。

最後以微醺的微笑,讚賞人煙稀少的台北車站原來這麼可愛,
一閃一閃的街燈一點也不慌張…

期待下次勇闖居酒屋~

文章標籤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