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次都看到這篇優選詩文,今天又剛好看到,
覺得很浪漫,有矇矓的感覺。又很三八地,把它找了出來,
發現原來這是出自八〇年次青年人之手,
還有討論這首詩的一些過程記錄。很有趣。

我跟楊澤一樣,喜歡最後一句。

擅寫情詩的小白兔啊,不如就寫一首,投稿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文字轉載自第十二屆台北市文學獎網站(http://literature12th.culture.gov.tw/12lite/ )

 瑣事/
王捷
習慣你的短髭,熟練地 

 灸我軟弱的脊骨……
 你知道,我不善於情詩 

一天剝一顆甜橘,時間已足夠 
想一遍你。在寫壞了的稿紙背面 
以羞澀的汁液臨你的名姓 
若我晏起,睡夢中期待你原諒的吻 
推窗迎來一片花海是可行的嗎? 
人群據說都害了過敏而 
你的氣息在我的鼻腔裡會有安適的居所 

 (爭吵之後,但願還有 
  寬厚的被褥與枕邊的悔語。 
  沉默起伏的胸廓 
  似乎不能抵受苛利的唇齒……) 

喜歡哼著歌,反駁堂皇的道德律並擁護 
小小的,異端邪說的可愛 
徵斂光陰的從來不是我們床頭的燈芯 
睡前囑你闔眼且不忘 
輕聲探問: 

「假如明天依舊來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春組現代詩決審會議記錄 (節錄)
 〈瑣事〉 
陳義芝:
 這似乎是一首以女子口吻作敘述的,很好的情詩。例如第二節「剝一顆甜橘」的等候,第三節「爭吵之後」就寫得滿特別的,但願還有/寬厚的被褥與枕邊的悔語。」頗為傳真,接著「沉默起伏的胸廓/似乎不能抵受苛利的唇齒……」寫嘔氣、爭吵後氣未平的胸膛……等等,呈現年輕人體會情感裡的試探、吞吐狀態,能這麼細膩、完整,相當可取。 

 楊 澤:
 這些短短的句子,寫個人的心思、心緒的起伏,「習慣你的短髭,熟練地/灸我軟弱的脊骨……」卻說「你知道,我不善於情詩」,但其實他寫得很好;例如「一天剝一顆甜橘,時間已足夠/想一遍你。」都很深情款款。最後倒數第二段很有意思,開始去講到對方/他者,當中有一點點夏宇的影子,像是「喜歡哼著歌,反駁堂皇的道德律並擁護/小小的,異端邪說的可愛」,但卻是年輕人自己的另一個調調。 

 陳義芝:
 他用「徵斂光陰的從來不是我們床頭的燈芯」去寫兩人之間被吞吃的時間,其實還滿不錯;更藉著明說「不是」如何如何,暗說其他「是」的言外指涉,帶出「憂傷令人老」或「情愛令人老」的別致。 

 楊 澤:
 這句其實並不夠清楚準確,但最後一句「假如明天依舊來臨……」就寫得很好。 

 劉克襄:
 有些字眼如「苛利」、「徵斂」這樣的極度濃縮修辭,用得還是有點可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白兔
  • 現在才看到你對我喊話耶~~

    寫情詩需要一種情境,一種浪漫,

    現在的我不容易浸在那樣的氛圍裡,醞釀心情囉。

    不過有機會會試試的。謝謝你看好我~

    版主回覆:(06/06/2011 02:44:46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