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3 11.38.56  

 

親愛的珍妮佛:

 

天氣開始轉冷了,新加坡應該還是熱烘烘的吧。

我有三個星期沒有回家,這周回到三重,發現捷運站附近的老店家,又消失了不少間。

錢潮湧進時,不太有效率經營的空間,瞬間就瓦解退場了。也是一個,可以理解,但又有點遺憾的感覺。

幾段跟媽媽的對話,感覺自己又過到了某一關。

---

媽常會提到,我總是學了很多不一樣的才藝,比如二胡、編織、跳舞、瑜珈等,最後的結論,是:我總是學不精。

總覺得又被戳到死穴,好像也說不出什麼。

但今天,笑笑地說:沒關係啊,好玩就好了,學得精,壓力也很大耶。

而媽媽竟然立馬換了一個從來沒有的說法:對啦對啦,不用壓力這麼大啦。

媽,我真搞不懂你!

---

我不在的時候,媽媽把我房間的所有衣服都翻了出來,又重新整理了一下。

頭幾次回去,總會帶著一點生氣,感覺自己一點隱私也沒有。當然,我也沒有什麼好怕他們知道的。只是覺得沒有必要。

但後來,幾次聽到這二位老人談到我房間的一些小事,我後來有了新的解釋:

他們,就是想念女兒而己。

---

媽媽終於停止接受巷頭向尾任何相親的介紹,他們有些連長相、年紀、工作都不知道,

她只看著去年在波麗露,幫五位媽媽慶祝的母親節大聚會,帶點期望地說:

等你當母親時,我們再去一次波麗露。

我順著她的話說:好啊! 

有相信,就有希望。:)

---

還有,我開始追十六個夏天了。心情也愈來愈沈重。

每一個人的OS,都發人省思,已經準備好下周要來大哭了。

「你要勇敢一點」,這句話,記得你也跟我說過。但最終,還不太夠。

 

期待你回來吃火鍋。

 

期待冬天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ft 的頭像
Gift

GIFT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